崇安新闻网 ,打造新闻资讯第一网!

新型冠状病毒肆虐是“生化战争”?阴谋论者需

来源:   作者:崇安新闻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2-09 23:23

【文/科工力量 柳叶刀】

2020年中国爆发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因为正值中美贸易战激烈交锋之际,有评论猜测“这是美国人发动的生化战争,想要迟滞中国的发展”,这样的说法饱含“生化战争”阴谋论的意味。

从现实角度看,各大国的生化实验,无论是公开透明的,还是私底下秘密进行的,基本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都会露出一些蛛丝马迹。而从历史战争角度出发,无论是蒙古西征“抛尸”,还是日本731部队生化袭击,又或是美国于朝鲜战争中使用的“细菌弹”、越南战争中喷洒的“橙剂”,都是有据可循的。

秘密实验没有“不透风的墙” 美国生物实验被俄媒揭秘

近20年来,美国一直独家阻挡《禁止生物武器条约》重启核查议定书的谈判。因为就生物武器尤其是基因武器来说,美国的研发正方兴未艾,而其他国家的研发则大多还未起步。

2018年10月4日,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就报道了一条关于美国在俄罗斯邻国设置生物实验室,进行危险的生化研究的消息。

俄罗斯国防部俄武装力量防核生化部队司令伊戈尔∙基里洛夫指责,格鲁吉亚卢加尔医学中心的美国科学家以假借医疗之名,进行有毒化学物质试验。实际上,在此之前,俄罗斯方面多次对美国在俄边境附近部署生物医学实验室表示担忧。

俄媒此前关于卢加尔实验室的报道

美国和格鲁吉亚当局竭力掩饰这支从事特别危险传染病研究的美军部队真实情况,五角大楼还在争取将这支伪装起来的美国生物医学部队渗透到独联体国家。

相关文件披露,卢加尔实验室正在研究利用昆虫进行生物攻击,例如使用无人机将昆虫运送到攻击地点,通过生物攻击传播疾病。

除此之外,美国军方还利用昆虫传播基因修改病毒。一项由美国国防部先进研究项目局负责的“昆虫盟国”计划,其任务是通过昆虫传播的病毒进行植物染色体编辑。

美国打着和平的幌子加紧发展其生化军事潜力,但国际社会不可能检查美国的生物武器研究实验室。同时,美国正在增加生物实验室的数量,并控制着中俄邻国的病原微生物的国家收集工作。

生化武器的威力惊人,各国对其都非常重视,甚至签订相关条约,以此来禁止这一些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出现。

侵华日军设立731部队 生化战争残害中国军民

不过,早在几百年前,蒙古人西征就学会了将感染瘟疫的尸体抛入敌方的城池,西方殖民者利用天花地毯欺诈印第安人。

如果说将生化武器“科学的”用于战争,应该是第一次世界大战。那时各种新式武器如飞机、坦克相继使用,化学武器、细菌武器不例外。

1915年,德国间谍把在美国港口等待装运到协约国去的牛马,接种了鼻疽和炭疽杆菌,使用细菌战剂,借助马匹把细菌病毒传给协约国参战官兵。同时,德国还用飞机投放沾染病毒的巧克力、水果和玩具,企图伤害敌方的城市居民。

到了二次世界大战,日本的731部队在浙江宁波、湖南常德等多个地区实施生化袭击,仅鲁西聊城、临清等18个县至少有20多万人死于日本细菌战。

众所周知,731部队全名为“日本关东军驻满洲防疫给水部队”,其头目是石井四郎,以防治疾病和饮水净化为名,暗地里使用活体中国人、朝鲜人、联军战俘进行生物武器和化学武器的效果实验。

为了防止泄密,该部队使用过多种名称,先后被叫做“加茂部队”、“东乡部队”、“石井部队”,后又被称为关东军731部队。

战时,日军在中国布下了庞大的细菌战体制,人们统称为“石井机关”,从事所谓的防疫给水工作。该机关由18个“师团防疫给水部”组成,加上派往北京、广东和新加坡的防疫给水部及其分部,以及该部队系统的总部——东京“防疫研究室”等,在各条战线前方从事细菌战。

美国很早就知道日本从事细菌战研究,只是出于独吞珍贵的细菌战研究资料和活体标本的目的而一直未敢公布。

独吞日本“生化战”资料放纵战犯 美国对志愿军投下“细菌弹”

在太平洋战场上,美日双方殊死搏斗,但战争刚结束,美国就为了细菌武器迫不及待的与日本合作。1947年1月24日,美国国防部联合参谋部发布了“WX95147”号训令,指示美国驻日盟军司令官麦克阿瑟,要他获取并保守731部队秘密。

麦克阿瑟

麦克阿瑟决定免除日本细菌战部队相关人员的战犯身份,以换取情报。因为美国意识到“日本的细菌战经验,对美国的细菌战研究计划和国家的安全保障具有重要价值,远比用它追究石井等人的战犯罪更为重要”。

在接下来的朝鲜战场上,美国利用731部队的细菌武器研究成果和日本战犯,又对中国人民志愿军造成重大伤害。

根据1951年12月5日缅甸电通社仰光消息:“两名不愿公开透露姓名的美国官员透露,朝鲜战场上麦克阿瑟的继任者李奇伟将军,把日本细菌战犯石井四郎、若松次郎、北野政次等三人,派遣到朝鲜,进行细菌战工作”。

现存的中国档案表明,最早发现美军在朝鲜投掷细菌武器的是中国人民志愿军驻扎在朝鲜铁原郡的第42军。

美军在朝鲜投下的四格细菌弹

1952年1月27日夜间,美军飞机在42军阵地上方低空盘旋,扔下了大量的苍蝇、跳蚤和蜘蛛等昆虫。此后,驻朝志愿军各兵团连续发现多起类似情况。

国内派往朝鲜的防疫专家经过化验,认为这些昆虫带有的病菌,以霍乱、伤寒、鼠疫、回归热四种病菌可能性较大。

美国的细菌战,最初让广大群众措施不及,朝鲜和中国东北地区的老百姓深受其害。朝鲜安州郡一个600人的村子,就有50人被细菌传染患了鼠疫,其中有36人死亡。

除了空中散布病菌之外,美军还在人民志愿军和朝鲜军队战俘身上注射化学药剂,其中包括LSD、海洛因和大麻。美国中央情报局希望通过这些人体实验,分析此类药物是否可以用于军事目的。

屡次突破底线 美军“橙剂”造成越南重大人员财产损失

早在1925年,美、英等国就签订了《日内瓦议定书》,其中化学和生物武器则是其明文规定禁止使用的。虽签订条约,美国却自己没有遵守,屡次突破底线。朝鲜战争后,美军又在越南战场使用大量生化武器,包括除草剂、落叶剂、毒气CS等等。

为了清除雨林植被对越共的掩护、破坏其赖以为生的粮食生产,美国空军于1961~1971年在越南实施“牧场工行动”。

最初是在交通干线喷洒美军专门研制的植物毒剂——“橙剂”。以“胡志明小道”为例,其是越南北方人员和物资南下北上的交通要道,由于植被茂密,美国军事进攻于事无补,于是喷洒“橙剂”,将遮天蔽日的森林清除干净。

后来,美军还将这种毒剂喷洒于越南的农作物产田中,导致越南的大量水稻和其他农作物大规模死亡。美国国防部的统计数据披露,从1961年到1969年已被喷洒一次或多次的森林面积已经超过200万公顷,大约相当于越南森林面积的20%。

橙剂所至,寸草不生

战争期间,在越南的胡志明市的图杜医院,有100多位身患“橙剂后遗症”的孩子,这些孩子自出生之日起,就伴随着肢体畸形、智力障碍等多种难以治愈的疾病,而他们都是“橙剂”的受害者。据越南政府称,遭受“橙剂”迫害的孩子,在越南国内有50多万人。

印度学者发表文章 为“新型冠状病毒”阴谋论推波助澜

如今,在中国肆虐的新型冠状病毒情况下,一篇印度学者研究的论文,让新型冠状病毒阴谋论的观点引起热议。该文章指出,“这次新冠病毒 S 蛋白的4个不连续位点被插入了HIV 病毒的氨基酸序列”,并强调这种情况“不大可能会自然发生”。

这样的措辞和推论已经带有一定的引导性,往阴谋论上靠近。国内媒体更是以“基因改造”、“基因武器”为题进行报道,联想到此前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科主任王广发患病期间曾服用抗艾滋病药物,更是将阴谋论向前推进。

印度学者的论文

印度学者的结论也引来大量业内学者的质疑。哈佛大学刘如谦(David Liu)教授,作为CRISPR 基因大牛,在推特称这一研究结果不靠谱,纯属阴谋论。

刘如谦认为:“仅凭借短插入片段就声称新冠病毒起源‘不太可能是自然界偶然发生’已经让人高度怀疑,这是弄丢钥匙却只在路灯下寻找的经典做派。这个世界已经足够可怕,我们不需要错误的分析来激起阴谋论。”

印度文章发表后的数小时内,便有其他科学家指出,用pBLAST检索4个序列,发现很多其他种类的病毒、甚至是细菌、原生动物、真菌、果蝇、植物当中,也存在相似情况,“不明白为何印度这支团队第一时间想到的是HIV病毒”。

新型冠状病毒引起各方广泛关注,印度学者可能也是借着这波热度“蹭热点”。随着驳斥印度文章的大量专业声音不断涌现,印度研究团队宣布将文章撤回并将发布修改版本。

如此众多的科学家,包括华裔在内都反对这样的“阴谋论”观点,也算是向国内大众上了一堂生动的科普课。“生化战争”并非虚无缥缈的东西,而是一个科学问题,这就需要凭借确切的证据说话。现实中的美国生化试验、历史上中国与越南遭受的生化袭击都是有事实依据可供查询的。

Copyright © gaogangyouth.com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崇安新闻网
苏icp备08010906号-1